当前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 健身减肥 > 西式快餐店成两大可乐家族战场,掐架占负面舆

西式快餐店成两大可乐家族战场,掐架占负面舆

文章作者:健身减肥 上传时间:2019-09-22

《2014-2015年饮料品牌网络口碑和影响力报告》数据显示,自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在饮料行业的十大品牌企业中,加多宝与王老吉的负面信息数量占行业负面信息总量的一半以上

汉堡王与可口可乐“联姻”事件再起波澜。对于此事,百事可乐相关负责人做出回应称,中国大陆汉堡王与百事系列饮料的合约依然具有约束力,百事可乐会依据合约和法律维护自身权益。更换饮料合作方对于一家餐饮企业来说很平常,但是在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对汉堡王的争夺上,却能折射出碳酸饮料市场在C端销量下滑后,对B端的暗战。 汉堡王换饮料商引出“三角恋” 近日,到汉堡王消费的杨先生突然发现,自己套餐里的可乐杯已经变成了写有“coca”英文的红色杯子,而不再是以前的蓝色款。 1月4日,汉堡王中国发布微博进行了官宣:自2019年1月1日起,汉堡王品牌售卖的相关饮料类产品将开始由可口可乐品牌进行供应,相关百事可乐品牌饮料类产品最晚自2019年2月1日起将不再售卖。 同时,汉堡王提示称,在上述过渡期内(即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期间),汉堡王门店将逐步对门店菜单、电子菜单及相关宣传材料进行更新。因此,在上述过渡期内,汉堡王门店所实际供应的饮料产品可能与菜单或相关宣传材料显示的内容不一致。 汉堡王并未明确为何突然更换饮料供应商。而百事可乐方面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百事可乐向中国大陆汉堡王供应百事品牌系列饮料的合约是现行有效、继续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各方应当全面遵守。百事可乐正与相关当事方沟通,促进合约的持续履行,并会依据合约及法律维护正当合法权益。 对于百事可乐的这一表态,截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稿时,汉堡王和可口可乐方面都暂未做出回应。 百事与可口陷入门店争夺战 业内人士认为,以目前汉堡王的门店数量,可口可乐重新成为其饮料供应商,并不能给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在中国的业绩造成明显的影响。因为,汉堡王在中国发展的速度并不快。 在2005年进入中国后,至今十余年只发展了1000家左右的门店。 虽然其曾经表态要在未来的三年内再开1000家门店,即使这一数字能够达成,与百事可乐合作的肯德基、必胜客、德克士等连锁餐厅相比,门店数量相差较大。可口可乐则是麦当劳、呷哺呷哺等连锁餐厅的供货商,在中餐餐厅也拥有庞大的合作群体。 实际上,餐馆的饮料大多是被品牌“买断”的。饮料品牌的区域销售人员会以返点、折扣、免费使用展示冷柜等多种办法要求餐饮门店只能销售该品牌的饮料。虽然选择权在店家,但是大部分餐饮商家不会因为多选一款同类不同品牌的饮料而放弃品牌商给出的优惠。 而百事可乐在B端的争夺上更从“根”上下手。2012年,康师傅与百事结成“康百联盟”,除了在生产厂家方面节省了诸多人力物力外,百事可乐也直接进入康师傅旗下的连锁餐饮。更不用提此前百事可乐的兄弟品牌——肯德基和必胜客。 在这一方面,可口可乐也多有合作,其中太古、嘉里、中粮等都与可口可乐合作建厂,自然在这些企业的渠道中,可口可乐也能占有一席之地。 西式快餐成不能失去的客户 对于这两家饮料巨头来说,一城一池的得失并不能影响到终局,而汉堡王此次更换饮料供货商事件却能显示出双方的业绩压力。 2017年,可口可乐净收入为354.1亿美元,同比下滑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48亿美元,同比下滑高达81%。同时,百事可乐的业绩也不乐观。数据显示,2017年,百事可乐净利润为48.57亿美元,同比下滑23.26%。 在这一情况下,西式快餐是碳酸饮料一块不能失去的阵地。因为中式餐饮越来越看重茶饮料以及植物饮料等元素,王老吉、加多宝等凉茶产品在餐饮渠道的成功就是一个案例。而在薯条和汉堡的配合下,取代碳酸饮料的产品则很少被消费者所接受。 两家巨头布局新市场 不过,两大企业在意识到中国消费者对碳酸饮料需求量下降的趋势后,可口可乐曾启动在华4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2015年至2017年,加码对新兴市场的投入力度。 目前,在低糖低热量方面,可口可乐先后推出健怡可乐、零度可乐、可口生活等产品,试图不断用新的健康概念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可口可乐还将零度可乐“CokeZero”更名为“Coca-ColaZeroSugar”,更加强调产品的无糖特征,并更新了零度可乐的配方。此外,可口可乐在中国市场推出乔雅咖啡、淳茶舍、怡泉苏打水、雪碧纤维、纯悦神纤水,又战略投资网红酸奶乐纯等。 同时,百事可乐除采取与可口可乐相似的“低糖”、“无糖”的产品外,还采取广撒网战略,通过布局乐事薯片、桂格燕麦等品牌,多渠道提升在华市场份额。 但是,对于市场来说,不论如何投入打造,想要再创造一个能与可乐这一产品比肩的单品,还要走很远的路。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辛颖 代秀辉

在中国饮料界,哪家企业的网络口碑好,哪家差?

3月9日,由法治周末报社与第三方舆情监测机构安吉阳光公司联合推出的《2014-2015年饮料品牌网络口碑和影响力报告》数据显示,凉茶两巨头王老吉和加多宝负面信息数量最多。

据了解,该《报告》是通过从新闻、视频、微信、平面媒体等八个网络渠道对王老吉、可口可乐等饮料品牌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数据监测、统计与分析而来。本次报告针对每个饮料品牌企业网络信息的数据统计将其划分为正面、中性、负面信息予以披露。

《报告》显示,自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止,在饮料界,涉及各饮料品牌企业相关信息总计达10870条,而负面信息为895条,占总信息的8.23%。

“通过对饮料界各企业在网络平台上所有报道、讨论等信息的统计与分析,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各家企业的饮料品牌网络口碑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将数据展示给消费者,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消费参考。”一位负责本次网络舆情监测的分析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饮料企业网络口碑差异大

在监测的十大饮料品牌企业中,各饮料企业信息总量与负面信息数量存在明显的差异。

《报告》显示,作为饮料企业的销售大佬,可口可乐的网络信息也是排在头位。在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期间,涉及可口可乐的相关信息共计2243条,占饮料类企业总信息的20.63%。紧随其后的是康师傅、加多宝、百事可乐,分别为1982条、1898条、1486条。上述几家饮料企业也是十大品牌企业网络信息统计中过千的企业。

然而,与崇尚“激情,创新”的可口可乐不同,时尚的乐虎功能饮料则在总信息排名中垫了底。数据显示,涉及乐虎功能饮料的相关网络信息总计为188条,仅占了饮料类企业总信息的1.72%。

“其实功能性饮料作为近几年新兴的品牌,无论从其自身宣传还是市场接受程度的角度讲,在网络公关宣传上确实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不过也因此其负面信息应该不会太多,这里面市场了解与接受的程度占了很大的因素。”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事实确实如此。《报告》显示,乐虎功能饮料的负面信息仅为两条,在饮料行业同样垫底。在之前的分别是统一饮料、红牛饮料,为4条、7条。

而与上述功能饮料存在天壤之别的则是可乐类、凉茶类饮料企业,两类企业的负面信息可谓“引领行业”。

《报告》显示,这两类企业总负面信息数量达742条,占了负面信息总数的82.9%。其中,王老吉、加多宝、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分别为234条、231条、151条、126条,负面信息数量分别占自身企业信息总数的26.15%、25.81%、16.87%、14.08%。$pager$

凉茶大佬掐架霸占负面舆论过半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王老吉与加多宝分别以26.15%、25.81%的比例占据了十大饮料品牌网络负面口碑的前两位,两者负面信息数量一起占了饮料企业负面信息总数的一半以上,两者在十大饮料品牌中的网络口碑最差。

“数据之所以如此突出,一方面是由于王老吉与加多宝作为凉茶竞争对手互相之间的负面公关,另一方面也存在其他饮料品牌趁机火上浇油。负面信息出现时,第一反应都是竞争对手做的,事实上也有人坐收渔翁之利。”饮料营销专家陈玮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报告》来看,在同一时期内,王老吉与加多宝的负面信息总数相差无几,但加多宝的非负面信息数量却是王老吉的两倍有余,加多宝的公关略胜一筹。

“从市场投入以及营销传播来讲,相比于加多宝更加时尚,更加符合当下消费者口味的宣传策略,王老吉的公关还需要加强。”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曲日亮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此外,长期大量的负面信息并没有对两大凉茶品牌的市场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2014年,加多宝宣布,根据国家统计局下属的中国行业企业信息发布中心的数据,其连续7年居罐装饮料销量第一名。王老吉也不甘示弱,回应称,据北京产业研究院的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凉茶市场销售额达到321.8亿元,其中王老吉的销售额为133.8亿元,占47.8%;加多宝为85.6亿元,占30.6%。

2014年10月,加多宝称提前两个月完成2014年度销售指标。同月,王老吉表示2014年度销售量达到200亿元已毫无悬念。

“无论是双方在法庭上的辩论,还是在市场上的争斗,负面消息反而有助于品牌推广,使凉茶品类越来越大,进一步挤压其他饮料的市场份额。”食品饮料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指出。

“相较于碳酸饮料、果汁等,凉茶类饮料的产品比较单一,生产线也比较简单,品质更容易得到保障。消费者清楚双方的炒作并不是由于产品质量存在问题,所以负面消息也很好地保证了企业的曝光度,达到了宣传效果。”陈玮说道。$pager$

可乐饮料负面舆论多源自健康问题

本次饮料类《报告》的另一大看点则是可乐类饮料企业的网络口碑。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的负面信息数量排行紧随在凉茶之后,十大品牌中信息总量第一的可口可乐,也未能掩盖其负面信息较多的事实。

《报告》数据显示,可乐企业的负面信息来源主要集中在微博,其内容大部分出现在关于饮食健康的生活小贴士之中,“致癌”“加速衰老”“色素”等关键词均在其中,相较而言,“碳酸饮料可以预防老年痴呆”这样的信息便难以支撑。

“碳酸饮料业绩的下滑就好比诺基亚的没落,这是时代的更替。”徐雄俊介绍说,“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增长乏力的情况,尽管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蚍蜉也难以撼动大树。‘不健康’的标签造成了可乐在全球市场的消亡。”

这一点似乎也在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的财报中得以体现。

2月10日,可口可乐首先公布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其中显示,第四季度净利润为17.10亿美元,净营收为108.7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0.40亿美元下滑2%。

仅隔一天,百事可乐公司也发布了2014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百事可乐报告显示,百事可乐第四季度净营收为199.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01.18亿美元下滑1%;归属于百事可乐的净利润为13.1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7.42亿美元下滑25%。

与此同时,在可乐类饮料产品因不利健康而带来的质疑舆论之外,在业内人士看来,竞争对手之间的相互攻击也是可乐类饮料负面舆论居高的原因之一。

“除了消费者因自身健康安全意识的提升,使得碳酸饮料市场受到不利影响以外,竞争对手的攻击也有很大影响。比如销量较好的六个核桃、凉茶类饮品,作为”健康“饮品的阵营主要力量,其自身的品牌理念就会对可乐形成冲击,更何况攻击性的战略。”徐雄俊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健身减肥,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式快餐店成两大可乐家族战场,掐架占负面舆

关键词: